<var id="j3bbt"></var>
<ins id="j3bbt"></ins><ins id="j3bbt"><noframes id="j3bbt"><ins id="j3bbt"></ins>
<del id="j3bbt"><noframes id="j3bbt"><del id="j3bbt"></del><ins id="j3bbt"></ins>
<cite id="j3bbt"><noframes id="j3bbt"><cite id="j3bbt"><span id="j3bbt"></span></cite> <ins id="j3bbt"></ins>
<ins id="j3bbt"></ins>
<ins id="j3bbt"><noframes id="j3bbt"><cite id="j3bbt"></cite>

【儀表軼事】流量儀表的技術引進

來源:發布時間:2019-3-4 11:14:37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7.22.png

《流量儀表的技術引進》

——蔡武昌

前言

中國儀表和自動化經歷了20世紀50 ~ 60年代初創期,到80年代改革開放,在繼續深入發展的同時進入到技術引進期,學習國際先進技術。《飛鴻踏雪泥》前幾輯中刊載了儀表與自動化制造業界回憶儀表生產制造技術引進的兩個案例:楊桐《中美合資企業第家-上海福克斯波羅責任有限公司》和馬元中《我經歷的電磁流量計技術引進》。前者闡述籌建中外合資企業談判技術引進、簽約、建成,學習國外先進技術管理經驗,所獲效果及離職后的反思:后者回憶電磁流量計的技術引進始于日本、法國、英國,訪問開封儀表廠及出國考察、談判、培訓實習等翔實過程。


本文試圖描述我國20世紀80 ~ 90年代流量儀表廠技術引進項目全景,以及回憶親歷電磁流量計技術引進若干情況和撰文時的感悟反思。


一、流量儀表引進項目和分析

引進主要是在20世紀80~90年代,有45個項目,其中4個項目是在21世紀初實現的,按9個品種歸類(表1)。 資料取自《重大裝備配套引進與合資生產的儀表控制系統目錄》(1998)、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流量測量及儀表產品引進項目指南》(草案,1988)、 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流量儀表專業委員會技術發展咨詢部《引進工作座談會資料》(1990.12)、 其他(包括會議交流、媒體、網絡信息)。表1的45個項目中1151型電容式差壓變送器是同型號重復引進了2次,違反了當時政策規定,實際是44項。45項按品種引進項目數和百分比(表2),以差壓變送器引進項目最多,其中傳統儀表占53.2%,新技術儀表占46.7%。技術引進方式性質有許可證貿易技術轉讓、技術合作、中外合資、對外獨資4種,諸品種引進方式分布如表3所示,以許可證貿易和中外合資為主體,分別占48.9%和42.2%。中外合資項目有2項,到21世紀初,外商收購中方股份轉為獨資企業,直接成立外資獨資企業到21世紀初才產生。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7.32.png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7.46.png

資料來源: 1.重大裝備配套引進與合資生產的儀表控制系統目錄,1998;2.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流量測量及儀表產品引進項目指南(草案),1988;3. 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流量儀表專業委員會技術發展咨詢部,引進工作座談會資料,1990.12; 4.其他,包括會議交流、媒體、網絡信息。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8.14.png




二、外商獨資企業

國際流量儀表領先企業經歷了20世紀80~90年代建立中外合資和技術合作,熟悉了中國市場。2001 年,Krohne公司首先在上海松江成立科隆測量技術等(上海)有限公司獨資企業,生產電磁流量計、科里奧利質量流量計等,然后艾默生、E+H、橫河、ABB、西門子也相繼建立了獨資企業,進一步擴大中國市場份額,并向中東、東南亞等亞洲地區銷售,(表4)。除此幾家外還有若干外商獨資企業,迄2010年合計已超過12家。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8.20.png


三、反思

技術引進促進儀表與自動化行業躍上一個臺階,中美合資企業中方總經理楊桐先生在回憶文中最后三段作了總結。楊桐說:“合資企業辦得好是我們大家所希望的,但帶動國內行業發展,實現‘中外兩制’也應該是一個不可偏廢的目標。從自動化行業現狀來看,‘ 技術依賴,行業排斥’已是不爭的事實,‘合資企業獨資化’也有了示例。”


在談到合資企業Foxboro現狀時,楊桐又說:“……外方的施壓還在不斷發展。公司的經濟效益在高速增長,但已不能中外共享,因為企業的權益結構已發生了根本變化,企業的性質也已經由‘中外合資’改為‘中外合作’。中方已經不再享有管理權,也不能再分紅,只能每年得到一點‘固定補償’。”


對于這些合資企業的今后走向,楊桐說:“作為握有決策權的領導們,千萬不能片面熱衷于‘資產運作’和‘市場運行’,而放棄了行業發展建設的根本責任,千萬不能利用外資僅被外資利用,千萬不能忙于‘手段’而忘了‘目的’。”


楊先生的“總結”引起了我的反思,在此向楊先生致意。筆者也經歷了電磁流量計技術引進和中外合資企業籌建工作,一段時期參與企業董事會,退休后仍關注企業的運作。回顧這段工作,運行歷程與Foxboro如出一轍,亦認同上述觀點。下文以此案例予以詮釋。


20世紀80年代中期,Krohne 公司攜電磁流量計技術轉讓方案,來華找合作伙伴,最后與上海光華儀表廠成立中外合資企業。中外合資企業一般中方以土地廠房投資,外方以轉讓技術(know-how) 和關鍵設備投資。雙方盡可能設法擁有高的投資比例分紅。Krohne公司卻要中方用現金向德方購置電磁流量計轉讓技術作為中方投資,先取得現金以規避風險,寧可少得利潤分紅,成立初期外方股份僅占30%,但合同規定董事會議事卻要雙方一致原則。產品投向市場反響良好,銷售逐年增加,一 段時期占有70%以上市場份額,出乎外方意料,獲利甚豐,分紅不多。


外方要求改變低比例30%利潤分紅狀況。籌建談判時所引進產品性能雖然在中國處于領先地位,而在國外已是即將被替代的“生命周期后期”商品。由于“技術依賴”,在合資企業合同期內要再次引進新型號儀表以提高市場競爭力。這一次外方卻提出將新型號儀表 “專有技術”作為增加的投資,要提高外方擁有的股份比例,從而雙方股份接近各半。此后外方挾“技術優勢”,以各種理由,每年在董事會提出將股份提高到51%,達到控股的目的,中方未予同意,堅持多年。德方改變策略,于2001年在上海松江成立科隆測量技術(上海)有限公司獨資企業,生產新一代電磁流量計和科里奧利質量流量計,占領中國市場,邊緣化合資企業。21世紀初,中小國營企業改制,原上海光華儀表廠改為國家擁有原光華廠資產的民營企業。合資企業董事會中方董事不再由組建合資企業的光華廠代表擔任,改由上級公司派代表參加,“中外合資企業”實際上演變成“中外合作”,不能再分紅,只能每年得到一點補償。


儀表與自動化只能靠自主開發,行業才能健康發展,技術引進只能作為過渡手段,不能依賴。以工業控制系統為例,20世紀80 ~ 90年代都從國外進口或外商設在中國生產基地供應,為外商所壟斷,直到1993年,中控、和利時等企業相繼開展自主開發集散控制系統(DCS) 并發展壯大,此后外商要在中國市場投標DCS項目,就不容易獲得了。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8.27.png


《飛鴻踏雪泥》收錄的文章多是以第一人稱記述,是我國儀表和自動化人的親身經歷、親手所為、親眼所見,這些文稿、照片是新中國成立60多年來我國儀表和自動化事業發展歷史的寶貴素材。一篇篇文稿飽含深情的記錄著歷史,一張張凝聚并喚起記憶的老照片,將我們的思緒帶回到了60多年歷史進程中。那些曾經的人和事,不僅讓人們領悟了歷史賦予的深意,更讓人們體會到在“人”“事”之中所蘊含的規律和精神。


但是,儀表人的故事能進入報紙、雜志、電視、網絡等大眾傳媒的卻不多,“會道的一縷藕絲牽大象,盲修者千鈞鐵桿打蒼蠅”,儀表自動化專業就是這一縷細細的藕絲,儀表自動化人常常成為幕后英雄,容易被世人遺忘,其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也有可能隨風飄散。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上午11.18.33.png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在線客服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三肖